不乘人之危,戒色济人得福报

更新时间:2019-11-15 10:46:34 作者: 阅读次数:

不乘人之危,戒色济人得福报

\

俗话说,君子成人之美,不成人之恶;小人反之。 唐太宗时,突厥的颉利可汗咄苾重用汉人赵德言,改变了许多风俗习惯,制定了很多繁琐苛刻的政令,引起突厥百姓的不满。咄苾还信任各部胡人,疏远本族的人。加上连年饥荒,税收繁重,百姓怨声载道,上下离心离德,很多部落反叛,咄苾的兵力日见衰弱。唐朝许多大臣请求乘机出兵征讨。唐太宗问:“出兵征讨,我不得不顾及刚刚和突厥签订的盟约。但不出兵,恐怕又会失去机会。你们说怎么办好?” 太子少师萧瑀请求出兵,吏部尚书长孙无忌则反对。他说:“突厥并没有侵扰我们的边境,在这种情况下出兵讨伐,则是背信弃义,还要劳民伤财。这绝对不是正义之师的作为。” 唐太宗听从了长孙无忌的意见,没有出兵。后来咄苾越来越衰败,百姓纷纷离散。又偏偏赶上连降大雪,冻死了许多羊马,百姓也缺衣少食。咄苾担心唐朝会乘机出兵,于是,亲自带领兵马来到朔州边境,说是要会猎,实际是防备唐朝进攻。唐太宗派郑元颋出使突厥,郑元颋回来后报告说:“现在突厥百姓挨饿,牲畜瘦弱,显示了灭亡的征兆。估计不会超过三年。” 许多大臣都劝说唐太宗乘机袭击突厥。唐太宗却坚决反对,他说:“和人家签订了盟约,又要毁约,这是不守信用。利用人家现在天灾人祸,这是不仁不义。乘人之危,这也不是勇武的行为。我一定要看到他们有罪过,再出兵讨伐。”

\

不乘人之危,戒色济人得福报 1.宣和间有一士人,抱病多年,多方治疗,也不见好。何澄是一位医术高明的医生。士人的妻子,找到何澄,请他来到家中,给丈夫看病。士人的妻子拱手作揖,对何澄医生秘密说道:“我的丈夫病了很久,家中的财物也都典当光了,无钱付医药费,我愿意来作酬谢。”何澄听了之后,就严肃的对她说:“娘子,请你不要这样!你尽管放心,不要忧虑。我一定会尽力医治的。如果我趁这个机会污辱了你,这样不但使我永远沦为小人,娘子你也因此而失去了高尚的节操。纵然我们能够逃脱旁人的责备,但是要知道:天谴却是难逃啊!” 后来,士人的病渐渐的好了。 不久,有一天夜里,何澄作了一个梦,梦到自己来到神祠,判官对他说:“何澄,你行医救人有功德,而且能够在别人艰难危急中,不以色欲为贪。上帝因此而赐你五万贯钱和一个官职。”没过多久,东宫太子有病,国医不能治,就到处张贴告示在民间求访高明的医生。何澄应诏,开了药,太子服后,病就好了。因此朝廷就赏赐何澄一个官位,和五万贯钱。一如梦中所见。

(《医说》) 2.毗陵有个姓钱的老翁,常行善事,可是还没有儿子。乡中有一名姓喻的,欠了有势之人的钱,被官抓去,妻子女儿都受饥受冻,便向钱翁借钱。翁如数给予,并且不立借据文书,救济对方。事后,喻氏夫妻带女儿登门拜谢。钱翁的妻子,见他女儿很美,想聘为小妾,喻氏夫妻也欢喜愿意。但钱翁却说:“乘人之难是不仁,我救急对方,原是善心而发,现在想娶人家女儿就变成不义,我宁可无子,也绝不愿意这样做。”喻氏夫妻听了,十分感动涕泣,向钱翁拜谢而退。当天夜晚,翁妻梦见天神,告诉她说:“你丈夫救人行善,并且能怜贫恤困,不淫人女,故阴德深重,当赐你贵子。”第二年,翁妻果然生了一个儿子,取名天赐。天赐十八岁就参加朝廷的各项考试,一帆风顺,考得非常好,最后官位做到了御史。 3.四川人费枢,到京城会考。傍晚一妇人进前诉苦,说:“我是贩绸人的女儿,出嫁后丈夫死了。没有路费回家,愿意跟你一起生活。”费枢说:“我不想犯非礼之事,我当请你父亲来接你回家。”于是,费枢四处寻访,终于找到了她父亲,告诉他女儿的情况。父亲很感动,立即带女儿回家了。当年费枢就考中了,后来官至太守。 (《白话寿康宝鉴》) 4.献县捕役樊长,和同伴一起抓捕一个大盗。大盗逃跑了,把大盗的妻子带到了审讯之所。同伴拥着盗妇调戏,盗妇害怕挨打,不敢吱声不敢动,只是低头哭泣。同伴正要奸污盗妇,樊长看见了,怒道:“谁家无妻女,谁能保证自己的妻女不遭患难不落入人手?你敢做这种事,我立刻报官!”同伴害怕就停止了。当时是雍正四年七月十七日戌刻。樊长的女儿嫁为农家妇,这晚他的女儿家被强盗打劫,他的女儿就要被污时,也被一个强盗喝止了。这事发生在子刻,中间仅仅隔了一个亥刻。第二天,樊长听到女儿家的报案后,仰面看天,惊讶得舌头久久都缩不回去。 5.献县史某,忘记他的名字了,他为人不拘小节,磊落有直气,看不上那些品德行为卑劣的人。一次从赌场回家,见村民夫妇子女抱在一起痛哭。村民的邻居说:“他欠有权势人家的钱,卖妻偿还。夫妇恩爱,孩子又未离母乳,妈妈就要离开,所以一家人这么悲伤。”史问:“欠了多少钱?”说:“三十两银子。”“卖妻多少钱?”说:“五十两,卖给人做妾。”史某问:“能赎吗?”说:“债券还没写,买主还未付钱,怎么不能赎!”史某立刻取出赌赢的七十两银子给那对夫妇,说:“三十两还债,另外四十两谋生,不要再卖老婆了。”村民夫妇特别感激史某,杀鸡款待史某。正喝得痛快时,丈夫抱孩子出,用目光示意妻子,让她荐枕以报答史某。妇点头,语气略微亲近。史某正色说:“史某半世做强盗,半世做捕役,杀人都不眨眼。但如果危急中污人家妇女这种事,则实在做不出来。”吃完喝完,转身就走,没再跟村妇说一句话。 半个月后,史某家住的村子晚上着火了。当时秋收刚完,家家户户屋上屋下,柴草都满,而且房子都是茅草做的屋顶高粱杆围的篱笆,立刻四面都是烈焰,估计出不去了,史某与妻子孩子闭目等死。恍惚间听到房子上面远远传来呼声:“东岳有急牒,史某一家人都除名。”然后听到轰然一声,后墙壁塌了一半。史某左手拉着妻子,右手抱着孩子,一跃而出,好像有人帮助似的轻捷。大火熄灭后,得知一村人中,烧死了九成。邻里都合掌说:“前一阵儿还偷偷笑你痴傻,没想到你七十两银子赎回了三条命。”我认为此事能够被上天保佑,捐助银子之功十中有四成,拒色之功十中有六。

(《阅微草堂笔记》)

本文链接:不乘人之危,戒色济人得福报

上一篇:不带怒气出门,不带怨气处世

下一篇:不怕念起,就怕觉迟

你可能感兴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