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吃、不喝、不睡一直念佛下去,是否可以往生?

更新时间:2019-11-15 10:43:06 作者: 阅读次数:

无量寿经无量寿经全文无量寿经读诵

不吃、不喝、不睡一直念佛下去,是否可以往生?

问:第三个,说不吃、不喝、不睡一直念佛下去到底能不能往生?莹珂法师是特例,还是人人都可以仿效的一般案例?

老法师答:不吃、不喝、不睡我觉得没有这个必要,除非是你自己跟莹珂一样,发现自己造了地狱罪业,怕堕地狱去受那些苦难,你那个勇猛心发出来了,就是求阿弥陀佛来救你,没有时间吃饭、没有时间喝水、没有时间睡觉,那行。我相信莹珂法师不是特例,人人可以做得到,但是我们一般人不需要,我们一般人接受谛闲老和尚的教诲的方法最好。谛老教人念佛,不怀疑、不夹杂、不间断,一直念下去,念累了就休息,想吃就吃一点。不要吃多,吃多了怎么样?吃多了昏沉。不吃呢?不吃心慌,都不是正常现象。所以真正用功的人保持什么?不饥不饱,这是最好的,你的精神永远能提得起来。所以宗门里参禅的人主张少吃多餐,实在饿的时候吃一点点心,他一天不只三餐,他少吃多餐。所以这个是正确的,没有好的体力,没有好的精神,你学东西困难。如其在那打瞌睡,不如去睡觉去,坐著打瞌睡多难过,躺著睡多舒服,这李老师常常告诉我们的,何苦!还有人学不倒单,其实他哪里是坐禅,打瞌睡!你看他坐在那里睡觉,睡著的时候,低著头,弯著腰,看样子好难过,他说为什么不躺在床上睡觉,遭这种罪业?真正修禅定的人不是,他坐在那里身体笔直的,不会弯腰驼背,笔直的,那是真正有定功。人家一坐,坐十几天,坐半个月,坐一个月的,那是真正在入定的状态,绝不是在打瞌睡。

\

黄念老跟虚云老和尚学禅的,跟贡噶活佛学密的,他告诉我,现代禅没有了,不但禅没有开悟的,连得定的都没有,虚老和尚没有开悟,得定,所以你就晓得多难!没有开悟得定,还不如一个极乐世界下下品往生的人,比不上。为什么?生到极乐世界是阿惟越致菩萨。你要修到阿惟越致,一般讲的时候是一大阿僧只劫,要这么长的时间,不是容易事!所以我们要老实,老实什么?认识自己的身分,知道自己的根性。做不到的,不要勉强去做,勉强怎么?不能成就。佛的法门八万四千法门,我可以换一个法门,换一个什么?我的根性、我现前生活状况很容易修,不妨碍的,那成就就很容易,何必自己找自己麻烦?所以这桩事情,念佛,谛闲老和尚的方法好。

如果真的工作非常繁忙,忙中偷闲来修行,那就是我在新加坡提倡的十念法,有效,符合净宗所讲的原则。我这个十念法是一天九次,一次大概只有一、二分钟,就是念十句佛号,念十句,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、阿弥陀佛,这十句佛号里面没有怀疑、没有夹杂,这叫净念。十句容易,多了的时候妄念就起来了,十句不容易,妄念夹不进来。早晨起来的时候念十句,早起洗过脸之后,有佛像面对佛像,没有佛像面对西方,十念,一、二分钟,什么事都不妨碍,晚上睡觉之前,洗完脸也念十句,这早晚两次。三餐饭,吃饭之前,人家念供养咒,我念阿弥陀佛,念十句阿弥陀佛,你看三次,就五次了。另外四次,上下班,上午上班工作还没有开始的时候,先合掌念十句佛号再处理事情,下班也是如此,下班之后收拾干净了,念十句佛号再离开岗位。上午两次,下午两次,一天九次。你只一生这样下去,一天不中断,肯定有效。这个事容易,干什么行业的时候都没有问题。

\

早年我在美国提倡、在南洋提倡,很多人写信给我、打电话给我,很有效果,非常感谢。这个一天九次是什么?是提醒你,你常常心里头都有佛,这一点很重要,我心即是阿弥陀佛,阿弥陀佛即是我心。真正契入境界了,阿弥陀佛就起作用。起什么作用?我眼睛看到所有的人都是阿弥陀佛,我耳朵所听的一切声音全是阿弥陀佛,六根接触的六尘境界统统是阿弥陀佛,那你往生就绝对不是同居土、不是方便土,你到极乐世界生实报土了。为什么?我们跟阿弥陀佛身心交融成一体,这还得了!做得到,不是做不到,这是自己事情,不是求人的。所以我们不主张不吃、不喝、不睡,我们不主张。我们觉得现在这个环境,谛闲老和尚的教法非常契机,我们提倡这个十念法也非常契机。

本文链接:不吃、不喝、不睡一直念佛下去,是否可以往生?

上一篇:不是所有的赔钱都是真“赔钱”

下一篇:不小心被香火烫了,说明什么问题?

你可能感兴趣
  • 不怕念起,就怕觉迟

    不怕念起,就怕觉迟

    不怕念起,就怕觉迟  不怕念起,就怕觉迟是慧能禅法的主张,慧能禅法是主张顿悟。我们一般人

  • 不带怒气出门,不带怨气处

    不带怒气出门,不带怨气处

    不带怒气出门,不带怨气处世  心平气和的去面对自己应该处理的事情,该走的路宽,该过的桥窄

  • 上香是上一支还是上三支

    上香是上一支还是上三支

    问:上香上一支?还是上三支?还有红香和黄香,上哪种会好一点?仁清法师答:这个问题,几乎所

  • 不吃回头草的马

    不吃回头草的马

    不吃回头草的马 一匹精良的马和一头驴从草原上经过,眼前全是绿油油的青草。它们一边吃,一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