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曾想,三十三年的鼻窦炎就这样治愈了

更新时间:2019-11-15 10:38:32 作者: 阅读次数:

无量寿经无量寿经全文无量寿经读诵

阻断了三十三年的畅顺呼吸回来了!

今天,满怀着对蒋章元老师的感恩之心,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三十三年来与鼻窦炎作斗争的经历。

十二岁那年,一场化脓性扁桃体炎袭来,我失了声,鼻孔完全堵塞,只能用嘴巴呼吸。能开口说话时,发现讲话带了浓浓的鼻音,细菌已经向上侵噬了我的鼻腔和筛窦。从那开始,基本只有一个鼻孔通气,或者两个鼻孔同时被脓涕堵得死死的,浓涕只能用倒抽法从嘴巴吐出。眉间、眼眶、太阳穴发胀、疼痛,鼻孔两侧像刀轻轻刮过般疼痛,面部发麻,有如带着一个紧箍。

父母见状,积极为我多处求医问药。最初是抗菌药加鼻炎康、鼻渊通等成药,只能控制住急性炎症,鼻子还是不通。在这期间,鼻眼净一直伴随着我,随身携带,鼻子一堵就滴,鼻塞症状得到一定缓解,可是炎症并没有随之消失,季节的交替,脓涕反反复复从未间断。长期大量使用鼻眼净给我带来了鼻腔干涩,黏膜萎缩,嗅觉下降的副作用,后来不得不被迫停用。

\

因分泌的黄涕不断,经常上医院冲洗鼻腔,使用电疗仪,针灸迎香穴,冷冻等治疗,鼻甲注射,每次治疗都痛苦得眼泪直流。注射长效青霉素,那个疼,至今难忘每每想起就寒心。长期口服抗生素导致了二重感染,又与霉菌抗争了十多年,体质每况愈下。

鼻窦炎这个病魔却如影随形挥之不去,日复一日的流脓涕,鼻塞,头疼伴随着我的求学生涯,严重下降的记忆力令我要比别人付出更多的努力。

鼻窦炎极大地影响了我的工作。2005年,根据医生的建议,在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做了鼻窦开放术和鼻甲切除术。鼻塞症状得到了改善,可是手术只是开放了鼻窦,使脓性分泌物容易流出,没有使鼻窦的炎症得到治愈,脓性分泌物依然不停流出,聚集在咽部,发展成慢性咽炎,吞不下、吐不出的异物感,令我痛苦得开始怀疑人生。

2012年有幸搜索到了实修驿站,同年11月峨眉山法会归来之后,经常看南师的书籍和开示,对南老师的说法深信不疑。遗憾的是我的福报不够,一直没有点开“南老师推荐的治疗鼻炎的药”这篇文章,因为在与鼻窦炎病魔作斗争的三十多年里,对治愈鼻窦炎已经彻底死了心,认为那是一件与太阳从西边升起一样不可能的事情。

今年八月,缘分驱使之下,在“南怀瑾先生书友会”的微信公众号上点开了一篇文章,虽然对南师深信不疑,却有着我的顽症已经不可救药的顾虑,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拨通了蒋章元大夫的手机,向蒋大夫讲述了病情,得到了蒋大夫说“你的病能治好”的肯定话语之后,心中燃起了一丝希望。

很快就收到了42颗制作精良、包装精美的大蜜丸“窦宝”,从小就是药罐子的我,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蜜丸。嚼开之后,一股清凉沿着鼻子直冲上去,微苦回甘,咽喉也清清凉凉,很舒服。第二天清晨一睁开眼,习惯性地擤擤鼻子、处理一个晚上沉积在鼻腔之下到咽部的大量分泌物,奇怪了,用力擤了一下,才有那么一点点,少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。站在山边的阳台上深呼吸,清新的空气嗖的一下从鼻腔直达鼻根,畅通无阻,鼻腔如掏空一般,清爽干净,好神奇。

接下来的治疗当中,遇到问题都能得到蒋章元大夫热情详尽的答复。服药期间,经历了几场台风,天气忽冷忽热,变化急剧,鼻腔始终保持干净清爽,不像从前,天气稍有变化,鼻子先受其害。

\

窦宝有如一把神奇的扫帚,直达患处,把我的鼻腔清扫得干干净净,停药后近一个月,也未见复发。如今,呼吸无比畅顺,鼻窦没有分泌物流出,咽炎也随之治愈了,三十多年的各种痛一扫而光,甚至可以忽略鼻子的存在,通则不痛,一切皆如意,窦宝真是一个宝啊!

怀着激动和喜悦的心情写下我与疾病抗衡三十多年一朝治愈的经历,一切恍如梦中,却真实不虚。感恩窦宝的奇效,感恩蒋章元大夫的高尚医德和堪称绝妙的医技,真心希望更多的鼻炎患者能结缘蒋章元大夫,早日康复,重获畅顺呼吸。

广州患者 邓缨

2017.9.11

永人堂鼻宝介绍及购买方法:

本文链接:不曾想,三十三年的鼻窦炎就这样治愈了

上一篇:不变随缘,随缘不变

下一篇:上善若水

你可能感兴趣
  • 不怕念起,就怕觉迟

    不怕念起,就怕觉迟

    不怕念起,就怕觉迟  不怕念起,就怕觉迟是慧能禅法的主张,慧能禅法是主张顿悟。我们一般人

  • 不带怒气出门,不带怨气处

    不带怒气出门,不带怨气处

    不带怒气出门,不带怨气处世  心平气和的去面对自己应该处理的事情,该走的路宽,该过的桥窄

  • 上香是上一支还是上三支

    上香是上一支还是上三支

    问:上香上一支?还是上三支?还有红香和黄香,上哪种会好一点?仁清法师答:这个问题,几乎所

  • 不吃回头草的马

    不吃回头草的马

    不吃回头草的马 一匹精良的马和一头驴从草原上经过,眼前全是绿油油的青草。它们一边吃,一边